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司法实践中劳务派遣和劳务外包的区分标准

2021-12-20 15:35:17

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在区分劳务派遣劳务外包时往往是根据以下几个方面参考判断的:


劳务外包


(一)用工单位是根据项目的工作完成进度、质量等结算价款,还是根据劳动者提供的劳动结算


司法实践中,法官通常将用工单位或发包单位支付价款的依据是项目的工作完成进度、工作完成质量等,还是劳动者所提供的劳动作为区分劳务派遣与劳务外包的标准之一。他们认为与两者的定义所相对应的——劳务派遣的结算方式针对的是劳动,而劳务外包的结算方式所针对的则为相关外包项目的完成质量、程度、数量等。


( 2015) 沪一中民三(民) 终字第347号杭州恒兆劳务服务有限公司诉上海津照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等劳动合同纠纷案二审案件中,津照公司并非按照通常劳务外包合同中约定的总工作量、总工程款和工作进度向承包方即恒兆公司支付外包费,而是按照每人每月300 元的标准向恒兆公司支付劳务管理费,法院认为津照公司的结算方式极其符合劳务派遣关系中费用结算特征,同时结合案件的其他情况,认定案涉双方之间实质是劳务派遣关系,而非名义上的劳务外包关系。


(二)用工单位或发包单位对劳动者的控制程度


根据我们的检索发现,若由发包单位对劳动者实行绝对的管控或对劳动者的管控程度较高,则被认定为“假外包,真派遣”的可能性将会增加。


( 2014)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408号上海康德莱企业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吉优境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诉程孝宇、刘克北纠纷案二审案件中,康德莱公司与吉优境公司签订服务合同,约定由吉优境公司为康德莱公司的相关项目提供安保服务,该服务由吉优境公司自行委派劳动者完成,劳动者刘克北就是其中一员。案件中,吉优境公司享有对劳动者和劳动生产的管理权,掌握对劳动及生产过程的管理控制,直接对厂区保安进行指挥、监督和管理。而康德莱公司不直接参与厂区保安的管理,不对厂区保安实施指挥、控制,也并不直接向劳动者发放劳动报酬。因此,法院认为刘克北、康德莱公司、吉优境公司三者之间不形成劳务派遣关系。刘克北与吉优境公司构成劳动合同关系,康德莱公司、吉优境公司之间形成服务合同关系,而刘克北与康德莱公司不构成任何直接的法律关系。


(三)劳动者的生产资料具体是由哪一方所提供


在大多数时候,发包单位与承包单位签订劳务外包合同时,通常会在合同中约定项目生产设备由承包单位自行准备。而许多被认定构成“假外包、真派遣”的案件中,法院通常会注意到案件中劳动者所使用的生产资料或设备是由用工单位所无偿提供使用的。因此劳动者所使用的生产资料、设备是由哪一方所提供的也是法院区分构成的是劳务派遣还是劳务外包重要因素之一。


江苏法院2019年度劳动争议十大典型案例——黄某与苏州A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案件中,南京B公司不仅对黄某直接进行工作管理、安排和指挥,且黄某的生产资料均由南京B公司提供的,因此法院综合案件的实际情况,认为黄某、南京B公司与苏州A公司的关系符合劳务派遣单位派遣劳动者,用工单位实际用工这一劳务派遣关系的特征,并认定南京B公司与黄某之间构成的是劳务派遣关系而非劳务外包关系。

免责声明:本文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仅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转载违反了《著作权法》或损害了您的利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近期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